民間諺語 品味人生 命理改運 五行養生 佛道養生 五谷養生
您的位置 >> 易德軒首頁 >> 養生 >> 佛道養生 >> 第十三步 真正的禪定絕非是打坐那樣簡單!如何擺脫中陰身沉迷
第十三步 真正的禪定絕非是打坐那樣簡單!如何擺脫中陰身沉迷
責任編輯:(易德軒小編) 來源:(養生專題文章) 瀏覽次數:次 更新日期:2019年9月2日 >> 進入論壇

禪定 中陰身

  

   已經不知道多少次了,我對這個現象特別的著迷。特別想知道,這個禪定中陰到底是不是我,或者說就是我的一部分,或者到底和我有什么關系?于是我嘗試去認識他,去了解,去試驗他,想要知道,如果他是我,為什么我無法控制他的活動呢?

  于是乎就這樣抬手,抬腳,按著自己平時的行為去做,但是不管是打坐中的身體,還是這個中陰身,都不響應我的“命令”仿佛我自己的心識被這兩個無情的身體給拋棄了一樣。

  不管是粗暴的下達抬手的命令,還是慢慢的嘗試抓到小人身體的感知去慢慢抬手,都無濟于事,得很多次就這樣動來動去,一口粗氣吸進身體,又出定了……

  于是我開始思索,到底我要如何做呢?

  多次的試驗,其實讓我抓住了訣竅。有一次我想,非要控制他干什么?
   書上說,這種中陰身不過是“意生身”,也就是意識產物。這一個詞一下子給我來了靈感

    既然是意念的產物,和夢不就是一樣的么?我能用意念控制夢境,還控制不了這個小人?
  

   假如小人是我意識的產物,必定能控制,如果它不是我意念的產物,那控制不了我也沒辦法,
  

   只能隨他去,這樣一想,立刻就安心了

  所以在這樣的情境中,我開始動了想象,雖然想象讓我開始有了一些雜念,但是我自己身心感受是分離的,所以并沒有因此而出了定。我就想象這個小人和我肉體一樣,盤腿坐下來。結定印,觀察自己看不見的鼻尖……

  這一次很意外,小人真的在我的想象中坐了下來……于是我驚奇的發現,原來這個禪定中陰是可以控制的。只是不是用我們平時所知生理方式,而是用想象的過程。

  也因此,我開始了控制禪定中陰行走坐臥的實驗,并且一一成功。比如我在臥室打坐,但是禪定中陰走到了客廳沙發躺下等等。

  這樣的練習很快就出現了問題了。

  那就是當你習慣用想象來控制身體,這個小人的身體,習慣了以后,你會越來越覺得他就是你,而且你精神的集中會越來越到它身上。我每天禪定練習結束之后都會習慣性總結和分析這些發現。
  

   我會突然警覺到,在那個狀態中,我越來月覺得他就是我。是我的靈魂,在臥室里打坐的只是個軀殼。
  

   說白了有點莊周夢蝶的感覺,到底蝴蝶(中陰身)是自己,還是莊子是自己。并且我已經偏了,在那個狀態下,會真切的感覺小人就是自己。

  小人變得受控制以后,我迫不及待的做過很多實驗,借助小人有的能力,比如漂浮,比如身體可變大可變小,可穿越障礙,好像神通無比,為了實驗這些神通到底是不是真神通。

    我還做過一個很有趣的實驗,就是我隨機抽了幾張撲克牌,自己不看是什么花色點數,放到小盒子里,然后用這個小人出體后,鉆到盒子里去看牌,然后記下花色,等我出定了以后對比看看是不是真的看對了……

  我知道你們很關心結果如何,我也就大方的講出來好了,正確率有一半左右。原因是什么呢?原來小人的視覺并不清晰。況且在做這些事情的同時,我是在用幻象控制小人。
  

    那么難免其實小人看到的事物有幻象的成分在里面,并不真實。

  有時候看見花色看不清點數,有時候看見點數看不清花色,小人的聚焦要用想象來控制真的很難,
但是差不多一半的準確率,還是讓我驚奇,難道這就是神通?!

  難不成那些算命大師,或者民間的活神仙特別準特別厲害的人,是用自己的“小人”,或者別人的“小人”跑去看一些事物,然后回來就知道一些事情,并宣稱自己算出來的?

  自從可以控制小人以后,我發現小人可以跑到很遠的地方了,可以到處去了。也因為自己開始接受他就是我這個認知,我越來越用它干很多事情,比如去街上溜達,去沒去過的地方等等,好像在過著他的生活。

  但是局限性跟我剛才說的一樣,這里面參雜太多幻象的成分,我無法分清小人看到的事物到底是真實的還是幻想。我發現體驗小人的生活,實際上和做夢很類似。

  所以有一天看著自己日記本上,記錄的自己中陰出體以后的種種記錄。我突然驚覺,我到底是在干什么?有意義么?

  假如我一開始是為了安穩無痛苦。那么我現在即使變成了小人,難道我就不痛苦了嗎?

  難道小人夢境般的生活很好嗎?想看什么東西也看不太清楚,想要玩什么東西,又無法碰觸,比如想玩電腦,小人根本就敲不動鍵盤,也移不動鼠標,整天在外面日游夜游難道有意義嗎?

  如此種種反思,讓意識到,我已經走偏了

  我既然看過那么多佛經,既然挺過那么多的道理,就應該知道,我不過是換了個形態而已,還是在繼續體驗著這個世界。換湯不換藥而已,這一點讓我感覺苦惱。不開心,于是我覺得這不是我要的。

  中間說個插曲,我平時打坐都選在清早或者半夜,比較安靜的時間,因為我怕被家人打擾。但是有一次讓我吃到了苦頭。就是我妹妹來旅游到我家說住兩天,因為平時家里清靜,我已經習慣了。所以沒想那么多,還是大概下午的時間,我就自己在客廳沙發上開始靜坐。

  那時候小人剛剛離開身體不久,到了陽臺上。突然我就聽見很大聲的尖叫聲,呀!蟑螂蟑螂!哥你快來打死它!這個聽覺是靜坐中的肉體聽見的,于是乎小人就眼睜睜看著我妹妹從臥室跑出來叫我,見我不動還上來搖動我。

   在這個狀態中,我身心分離,無法立刻起身回應它,小人特別著急,想要跑回去,但是你們知道的,心一亂,兩個身體都控制不了。于是突然小人眼前一花,耳朵突然聽到自己血液流動的嘩嘩聲,比平時大特別多,好像炸雷一般。

  我身體一跳,醒了過來。但是這時候就開始不舒服了,因為我感覺小人好像沒有回來似的。胸口特別不舒服,好像受到巨大的驚嚇一樣。然后起身去給她打蟑螂,但是走路都不太走得穩,渾身難受,腦袋還有輕微的眩暈感。

  其實當時細細的體會,也沒有什么大問題,只是覺得自己心緒不寧,
但是當天就出了問題。天一黑我就開始發燒,我渾身沒有力氣。

  然后我妹妹說我嚇丟了魂,我自己覺得可能是中陰身沒有回來,或者說位置沒有安對。為此我一個多星期每天都發燒。去醫院看了,醫生說我身上沒有炎癥,可能是精神方面的問題。

   需要休息好。也沒查出個所以然來,我妹妹還特地去陽臺上給我用民間迷信的方法“叫魂”。但是也沒有什么作用。還是發了一個多星期的燒。

  我從此以后就長了心眼,一定要選在安穩的時間做這件事,被人打擾的這一次經歷讓我難過了挺久。
 

    過程我自己除了只是感覺好像自己受了天大的驚嚇一樣。身體硬要說也沒有特別不舒服,就是無緣無故發燒。這事特地打電話問我的上師,我怎么辦。他倒是告訴我說,沒教給我的東西,自己不要亂試。不過沒事,自己就會好的。吃點安神的東西,自己會好。

  大概兩個月左右,因為一直心里有陰影,一直無法再進入中陰出體的狀態。

  后來是自己好了,我估計就是心理作用的問題。但是這段時間包括小人出游經歷,包括受到驚嚇等等,讓我意識到了危險所在。

  于是開始檢討自己,在這整個過程中,失去了方向,忘記了最初的出發點,自己被自己的好奇心奴役了,本來尋求的是自在解脫,反倒被這些現象不知不覺的控制了,奴役了。不由自主的去干了很多沒有意義的事情。于是領悟到,自在不是尋求來的,你不需要尋,反而本身就是自在的。

  于是我開始在自己的記錄本子上開始總結各種顛倒。所謂顛倒就是說,明明要的是自由自在,但是卻用不自在的事情去尋求,舉個例子,比如我想自由自在,希望自己想去哪里旅游就去哪里旅游,為此忙碌準備,奔波。假如我意識到,如果我一開始就沒有哪里想去,是不是坐在這里就挺自在的?不被遠方的美景奴役了?

   一旦你開始控制中陰,并且習慣于這種把他當成自己的狀態,一旦你發現中陰這個東西,你不管它是不是你,你也不要刻意去控制他什么,甚至說,不管中陰還是自己的肉體,你都不要去執著的認為他們必須干什么需要干的事情。順其自然。

   

     就好比我們進入未來禪時候“拋棄”的肉身一樣,統統放下,僅僅去觀,那么應該就可以進入更深的禪定了。

  

 

      雖然還是中陰階段,但是我們為了形容這個中陰的尾巴,就把它稱呼為后陰吧。

  這個階段的領悟,讓我發現了危機,假如我們就把小人完全當成自己了,永遠不回來,在大街上日游夜游,四處飄蕩,是不是陷入了另一種自我執著呢?是不是我們就停止了前進的步伐,過上游魂野鬼的生活呢?這樣快樂么?這樣不痛苦么?所以只能說這是邪道了。和我們現實生活換湯不換藥而已……

     所以說,這是心魔,是魔障。

  也因為如此,不僅是我,大家都不能在此階段停止前進。
所以在前面講的【禪定】里的智慧 【五蘊】這個問題!!

   前面兩個章節講的這些“魔障”我們繼續擺脫這一切,,
~~【進入禪定后 修行中的戒律和智慧】
~~【禪定狀態里擺脫走火入魔的智慧 五蘊現象】

   知道在所謂的“靈魂出竅”,也就是中陰身里的種種沉迷,種種樂不思蜀的感覺,都是虛妄!!!

   

    還是這句話 :凡所有相,皆是虛妄,一切不可得。繼續觀下去......

 


   先有所知,先有總結,我們再去做實踐。這樣所得的體驗,
還有實驗信息,對于我們原本的“目的”來說才有“意義”。


聲明:部分內容來于網絡,如有侵權,請聯系我們刪除!以上內容,并不代表易德軒觀點,你有什么看法,可以到論壇發帖交流:【免費論壇】

關于我們 | 聯系我們 | 加盟合作
易德軒網 2006-2019 版權所有 (鄂ICP備08005090-2號)
500彩票网怎么样